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“鸟叔”和家乡的鸟

2020年11月17日 12:33:22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本网记者 何静 编纂 王秀华

  冲锋衣、短发,因长年暴晒变得黝黑发亮的皮肤,一管长达25厘米、重达3公斤的“炮筒”……这些是陈继贤的标配。自从在手机中留下第一只鸟儿的倩影,他便一发不成收,走上了拍鸟之路。

  

灰卷尾的家  陈继贤 摄

  

  执着的“鸟叔”

  天还未亮,他就扛着相机到寂静的滩涂、山野,寻找“打鸟”时机。拍鸟,地方话叫“打鸟”,有“瞄准”的意思。陈继贤说,“打”到鸟不容易,要摸准鸟的习性、活动规律,最好能和鸟儿成为伴侣。这种未知的等待,有时要三四个小时,有时等半天还是一无所获。陈继贤说:“这是拍鸟人的常态。”

  “我在凤湖公园拍了3年,几乎每天都去。有些鸟一开始很怕人,拍着拍着,它好像认识你了,离它们两三米,它们也不飞走。”讲起和鸟儿们的事,陈继贤有些自豪。

  54岁时,是陈继贤第一次拍鸟,用的是儿子送给他的苹果5S。照片发到伴侣圈后收获了不少“赞”,他特别开心。手机虽携带便利,画质却不尽如人意,拍不出细节。3个月后,他购入了一台佳能5D3。一说起那段时间他就直摇头:“我当时将近55岁。老头子了,要弄相机,真的很复杂很复杂。”他称相机“实在复杂”,却不嫌麻烦,在“收获”了整整3个月画面全糊的照片后,成功“打”到了鸟。

  

  从摄鸟到知鸟

  “本来我只知道有麻雀、斑鸠,真是不拍不知道!”陈继贤说,凤湖公园是他的第一个据点,因为离家近,来回只有3公里多,加上该处水草丰茂,有大量鸟类聚集栖息,每年到了秋冬季,还会有不少“过客”从天而降,给他带来了不少惊喜。就在这个平阳人最熟悉的公园里,陈继贤先后拍到了80多种鸟类,足足几千张照片。

  他将这些照片分门别类,收录在电脑里。说起鸟儿,他如数家珍:“大型的鸟儿,有苍鹭、大白鹭、鹈鹕、鸬鹚、黑脸琵鹭、鵟、鹗、黑翅鸢等;中型的如小白鹭、夜鹭、池鹭、红嘴蓝雀、稚鸡、红隼、赤腹鹰、松雀鹰、三宝鸟、白胸苦恶鸟、松鸦、金斑鴴等,还有小型的……”在平阳“打鸟”的同时,他还在“美篇”记录心得,借助识鸟APP,上网咨询,浏览论坛,查阅书籍……积累了大量的鸟类知识,成了半个鸟类专家。

  不同的鸟有不同的习性,陈继贤总结出规律,如苍鹭、夜鹭喜缓洗砦筅一个地方长留,苍鹭甚至会为了等待猎物停留几小时不动,适合近距离拍摄;翠鸟个体小,很警觉,常在水边半高树枝上或石头上短促停留,或往水面猛扑,啄食小鱼虾,速度极快,抓拍时机稍纵即逝;八哥眼光锐利,见人就飞,极难拍到,因常在地面上活动,较易接近;而青背山雀、白头翁、伯劳、乌鸫等林鸟,时而在树林间穿梭,时而在梢头停歇,时而在地面上捕食昆虫……拍到它们更需要一些运气。

  拍鸟其实是个又脏又累的活。九叠河湿地因为河网交错,自然条件优厚,又临近江域,也成了陈继贤和摄友们拍鸟的“新大陆”。因为九叠河湿地到处是泥,晴天里又风大扬灰,不少人都不肯意过去。陈继贤却如获至宝,觉得那里是鸟儿们的天堂、名副其实的生态宝地。他在那里拍到了小巧别致的绿翅鸭、目露凶光的黑翅鸢、成对出行的黑水鸡、展翅高飞的苍鹭、刺破长空的红隼……

  在陈继贤的手机里,记者还看到了一对正在育雏的灰卷尾。他告诉记者,为了让雏鸟安全长大,这对卷尾鸟衔枝带草,在一周内辛勤筑巢,并在随后的一个月里精心哺育幼鸟成长。这组照片摄于本年6月的鸣山村,陈继贤跟了整整1个月。辛苦的拍摄能换来这样趣味盎然、精彩生动的照片,他十分满足。他感慨道:“这些好照片只有在生态好的地方才能拍到。如果我们能尽量多的为鸟类保留栖息之地,就是鸟类的福气,也会是我们的福气!”

网络编纂:张超霞

“鸟叔”和家乡的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