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历史 -> 列表

金钱会和江西垟

2021年01月08日 15:27:00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本网讯(通讯员 胡进士 编纂 王秀华)咸丰十一年(1861),金钱会正式起事后,队伍分为南北两支,北攻瑞安、温州,南征福鼎。有关金钱会南征的文字资料很少,一些历史人物和事件仅靠口头转述得以流传。随着老辈知情人越来越少,那段历史几乎要湮没于时间长河了。为此,笔者按照民间口述,参考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《咸丰十一年浙江平阳金钱会案》、民国《福鼎县志》、民国《平阳县志》、孙衣言《会匪纪略》、刘祝封《钱匪纪略》等相关资料,予以初步整理,以期形成清晰脉络。

  小铜匠“桥底起”

  赵起(1832-1863),一作赵启,晚清浙南金钱会总头领。《钱虏爰书》《会匪纪略》均称赵起是钱仓人,“临江设饭铺。”《钱匪纪略》更是明确记载:“有赵启者,平邑钱仓人也,年三十余,设饭铺于其乡……”既然赵起在钱仓开饭铺时已年三十余,那么,三十余岁之前的赵起又在哪里呢?从文献中找不出相关史料,但在江西垟民间口述历史中找到了答案。

  江西垟,即平阳北港(鳌江干流)、南港(鳌江支流横阳支江)交汇处以西水网平原的通称。小南垟的钱仓虽然是金钱会的发源地,但这里是交通要道,不利于做按照地。而江西垟三面隔江,地理位置相对偏僻,因而“萧家渡附近各村悉皆从贼”“贼踞夏姑桥”,江西垟的夏姑桥(今属平阳萧江)便成了金钱会的按照地,地位相当重要。夏姑桥成为金钱会的重要按照地,还跟赵起青少年时期经历有很大关系。

  在江西垟,关于赵起的身世,有说赵起生于夏姑桥,少年丧父,后随母改嫁到钱仓;也有说赵起在钱仓出生才几个月,其母早逝,从小寄养在夏姑桥。

  查阅《浙江、福建省赵氏总谱》,赵起生于1832年农历十一月,其生母章氏卒于1833年农历四月,赵起出生与章氏过世前后不足半年,赵起从小寄养于夏姑桥的说法,是可以得到印证的。至于赵起“少年丧父,随母改嫁到钱仓”的说法,现已无可考证。

  赵起从小住在夏姑桥边,本地人叫他“桥底起”。他小时候跟人学打铜,桥头边本来有个水坑叫“火炭丼”,便是赵起打铜淬火用的水坑。少年赵起与本地的项阿右、胡盛槐等几个人很要好,结成义兄弟。赵起翻铸铜钱,铸上“金钱义记”四字,给几个小兄弟当信物。赵起回钱仓后,组织金钱会铸“金钱义记”铜钱作为信物,就源于小时候这段经历。后来,赵起和阿右率金钱会与雷渎温家团练作战时,就驻扎在夏姑桥边垟心殿。而他少年时的几个小兄弟都成了金钱会骨干,参与攻打雷渎温家团练,南征福鼎等。

  夏姑桥还有更多关于赵起身世的传说。有说赵起是赵宋皇族后裔,住在赵邸,所以叫“赵邸起”(瓯语与“桥底起”同音)。赵邸是个很大的府邸,今萧江夏桥社区办公楼所在地原叫“赵邸浃”,就是赵家府邸后花园的大水塘。

  江西垟阿右做军师

  项阿右(1819-1862),谱名项继楼,夏姑桥附近项店人,是江西垟关于金钱会传说中最富传奇色彩的人物,民间留有“跳起来阿右恁”“头兴起阿右一色”等俚语。阿右是金钱会的“军师”。据说,为扩大金钱会影响力,阿右作了一个策划。一天夜晚,夏姑桥附近江边突然窜起一道奇异的火光,引来许多人看稀奇。阿右等人说火光下面必有“名堂”,于是果然挖出一甏铜钱,上铸“金钱义记”字样。阿右说:“这是天意,分到铜钱的人就是兄弟,以后同患难共富贵。”这是秦末陈胜吴广起义以来两千年农民造反屡试不爽的招数,一时之间,江西垟参加金钱会的便有成千上万。

  后来,江西垟金钱会势力越来越大,与麻步雷渎温家团练起了争端。咸丰十一年八月十九,赵起、阿右等人以夏姑桥垟心殿为指挥部(民间称“金銮殿”),率金钱会众向雷渎进攻。金钱会在南首,温家团练在北首,“锐炮互施,不分胜负。至午忽起大风,炮烟倒反逆施”,金钱会众趁势杀入雷渎,温家团练不能抵挡,被打死60多人。团首温和钧之父儒业阵亡,温和钧夫妻投江而死。族人温垂鼎趁着烟雾连夜逃往福建三沙投同姓把总温得富营内。

  咸丰十一年(1861)八月廿七,赵起和蔡华等人在瑞安沙垟娘娘宫大集会众,兵分两路:一路北攻瑞安、温州,响应入浙太平军花旗部队;一路南下攻福鼎,以扼闽浙咽喉,阻挡援浙闽军,并解决物资供应问题。负责南征的便是阿右和他的江西垟金钱会。但金钱会南征并不顺利,直至农历十月中旬,才进至福鼎,却中了清军的埋伏,败回夏姑桥。农历十二月廿九(1862年1月28日),清军秦如虎部兵至夏姑桥。“项阿右起意抗拒,招聚余匪各执刀械迎敌,项阿右杀死兵勇三人”;“该匪纠伙持械拒敌,官兵均于阵前歼毙,复生擒逸犯项阿右、章阿笑……”;“(项阿右被)押解到省”,“照谋反大逆凌迟处死律,应凌迟处死”;“项阿右按例剉尸,同各犯并割取首级一并悬示犯事地方,以昭炯戒”。

  在江西垟民间历史记忆中,阿右是仅次于赵起的金钱会首领,是攻打雷渎和南征福鼎的主要谋划人和实际指挥者。但令人不解的是,《钱虏爰书》《会匪纪略》《钱匪纪略》均不见项阿右名字,却赫然记述“(金钱)会首谢公达等焚雷渎温氏”,而温氏族人之口述历史却没提及谢公达其人。据《钱匪纪略》,谢公达为金钱会结义八大首领之一,但其身份不详。

 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,中国第一历史博物馆编的《咸丰十一年浙江平阳金钱会案》中,收集闽浙总督庆端等关于征剿金钱会的战报奏折15篇,记录了从咸丰十一年(1861)五月至同治元年(1862)八月,闽军从福鼎一直进军至瑞安、温州剿灭金钱会的一线战事,均无提到谢公达,但明确记述了项阿右等人被擒杀经过,如“秦如虎派员擒获伪军师项阿右一名”。倘如《会匪纪略》等所言,谢公达被擒这等大事,庆端、秦如虎焉能不提?本文据此认为,谢公达与项阿右应是同一人,“谢公达”为化名。《会匪纪略》所载“二十九日,秦如虎兵至萧江渡,尽焚濒江一带诸贼巢,生擒贼首谢公达”,与雷渎温氏族人所述“垂鼎即回家,带族丁二百余人,向三十三都垟心金,捉住伪军师项阿右、假五显神章阿笑,于廿九日辰刻,械送秦营正法”,二者被擒时间相符,亦足说明问题。

  胡盛槐三占福鼎城

  胡盛槐(1831-1862),又叫胡横,住夏姑桥南岸。他从小体壮力强,为人慷慨豪爽。因为与赵起的交情,他带领族人加入了金钱会阵营。

  咸丰十一年(1861),阿右率队南征,盛槐担任南征先锋。九月廿九,先锋队与援浙闽军遭遇于桥墩门,初战不利,后金钱会大部队赶到转败为胜。十月初五、十五,金钱会两度猛扑分水关,不克。十月十八,破分水关,分四路三面包抄福鼎城,先锋队由小路攻入城内。翌日,闻听白布会偷袭江西垟,遂撤出福鼎回援,半途得知按照地并无危险,又于十月廿四再度占领福鼎城,并驻扎20多天。

  十一月廿三,清军总兵秦如虎率军反攻福鼎城。先锋队寡不敌众,撤出县城,秦如虎部追至水北溪。十一月廿六,阿右率金钱会主力反攻水北溪,在万古亭岭下中埋伏大败,退至桥墩门。当时,胡盛槐曾率先锋队第三次攻入福鼎城,却被铁桶似地围在城中。盛槐率部奋力突围,战至最后,发现身后已无一个弟兄,遂凭本身的勇武,抓起旗杆摆布横扫,一连撂倒几十人,冲出城来,退至桥墩门。十二月十七,随主力部队退至灵溪。十二月廿日,金钱会与秦如虎部大战于灵溪,先胜后败。十二月(1862年1月)廿一、廿四,金钱会两次反攻灵溪,均告失败,部众四散溃逃回江西垟按照地。

  咸丰十一年十二月廿九(1862年1月28日),秦如虎率部由萧家渡沿江烧杀至夏姑桥,江西垟金钱会员被全部剿杀。胡盛槐被捕,于同治元年正月初八(1862年2月6日)被害。

  秦如虎屠江西垟

  秦如虎,号啸山,山西人,任陕安镇总兵。咸丰十一年,奉闽督庆端调剿金钱会。秦如虎认为金钱会是乌合之众,要剿杀很容易。罢了入丽水的太平军如果和温州的金钱会打通后互相呼应,才是大患,于是建议庆端从速占领温州。庆端认为很对,派秦如虎率兵收复了福鼎,并引兵至萧家渡,沿江而上,直捣夏姑桥,尽灭金钱会众。

  秦如虎是金钱会的死对头,很残忍。他把抓到的金钱会头目轻者以铁丝穿鼻孔,牵着游街后杀头;重者活生生剥皮,抹上菜油,卷在篾簟里烧,江西垟土话叫做“捋油砖”。一时间,夏姑桥两岸尸横遍野,成为人间地狱。秦如虎在江西垟一带还烧毁大量房子,纵兵劫掠,伤及许多无辜。正如高南英《记匪患》所言:“乃贼氛甫退,而大兵旋至,需索百端,肆夺无忌,民不胜命,莫甚于此!”

  江西垟金钱会被歼灭,直接导致金钱会围攻瑞安城主力部队腹背受敌,迅速走向溃败。同治元年正月初一(1862年1月31日),秦如虎部夜渡鳌江,并吞钱仓。正月初三,攻占平阳。同时,北支金钱会在福建记名道张启煊剿杀下节节败退,正月初四,金谷山按照地被攻占,至同治元年五月廿一(1862年6月17日),入温太平军与金钱会余部在瑞安马屿战败,浙南金钱会彻底失败。秦如虎因剿灭金钱会有“功”,升任浙江提督。

网络编纂:谢天涯

金钱会和江西垟